Plot, What Plot?

(大薛/智障无差)‖啼笑皆非

也许会是长篇
公车恋人 AU

1
薛之谦是这趟公交车的常客了。
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同一辆车,甚至同一个座位。
当他又一次看着一股人咕嘟一下沉入地铁站的时候,公交车正巧多等了一个红灯。
于是薛之谦只好在路口对面等着,正巧能看着公交车的侧面。他看见一个自己不熟悉的背影坐在自己常坐的位置上。
他其实在等车过岗的时候构思了半天自己应该如何让那人把座位让给自己,直到不知不觉抬脚上了车之后直愣愣站在那人面前。
那人低着头玩手机,发旋长在脑袋尖的正中央毫无顾忌地朝着薛之谦笑。
薛之谦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他扶着那人的椅子靠背,那人抓着窗户旁边的栏杆,耳机把他的视野挡上,完全察觉不到薛之谦的存在。
薛之谦用手拢成圆筒的形状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那人身子一震,两只手把耳机扒下来挂在脖子上瞥了他一眼。
薛之谦也抓紧了机会打量着他。
那人嘴角是翘起来的,偏眉毛耷拉着。鼻梁和下巴的轮廓都偏向欧美人。
北京早上的阳光打在他脸上,眼窝处小小的一片阴影显得他让人觉得有一种化了眼妆的错觉。
薛之谦冲他一笑,两排带着薄荷味的大白牙在太阳底下直晃人。那人楞住了,投来一个讪笑,手在空气中胡乱画了一通最后指指自己对面的位置:“您坐这儿?”
薛之谦牙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屁股已经挨上了椅子坐垫。那人瞅着薛之谦身子与大脑分离的样子嘀咕了什么,带上耳机又闭上眼睛瘫在靠背上。
直到薛之谦看着对面那人腿麻了似的一瘸一拐下车的时候也没说出来一个字,心里头还断片儿似的一阵一阵想着:“这是北京和迪拜的混血成果?”
等到薛之谦到了他公司那一站,他试着抬起身子的时候才发现:
                          操,自己也腿麻了。

评论(2)
热度(36)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