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大薛/智障无差)‖啼笑皆非 5

为了掩盖我剧情跳的太快的事实,我决定夹这么一篇废话 前文 4 

_

5

今天是星期日。张伟知道薛之谦是休息的。
这就意味着他不能在公车上见到薛之谦了。张伟有些丧气,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傻子。
人们总是愿意去寻找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然后强迫自己不去寻找——或者根本没开始找就停止寻找了。因为他们总自己给自己当头一棒,所以乐观的窝囊废和悲观的窝囊废也都是窝囊废。
张伟在被子里想出了这些东西,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伟大了。
愤世嫉俗的窝囊废就被人们称为作家。
他躺着,边想边笑。张伟不止一次的被别人说可以当个作家,可是他只是想在别人说这话的时候在别人的肚子上狠狠敲一拳,直到把他们敲翻到地上去。作家,作你妈个蛋!
张伟突然想不下去了,他有一种干呕的欲望。他掀开被子坐起来,脑袋在快速动作下隐隐的发晕。
他必须去找薛之谦,他想。
薛之谦也才从床上爬起来,他自己会做饭,所以他并不着急。
他趿拉着拖鞋从卧室走到阳台,外头潮湿的空气粘在他喉咙里。秋天真是湿热恼人的很,它下着雨却又不肯给你降温。他摸了摸自己脖子后头的痱子开始怨天尤人,发觉公休日里的时光确实难消磨。
薛之谦慢慢地走进厨房,开始煲粥。他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瞟着粥锅,觉得有点像老年退休生活的写照,随后自己把自己逗笑了。
他听见隔壁邻居的猫在叫。那猫名字是一栋楼的人合作取的,最后是薛之谦起的名字选票最高,叫大胆。
薛之谦把火调到最小,然后走到客厅突出的飘窗前看着大胆。大胆看见没刷牙没洗脸的他就叫了一声跑开了。他摇摇头又走回去,坐在餐桌前昏昏欲睡。
你瞧,这就是秋天。它总是带给人无穷无尽的倦意。虽然人们总是把自我萎靡和消极转嫁于别的原因,但是秋天确实让人打不起太大的精神。薛之谦打开手机锁屏,就看见破解水逆的推送。
他点进去,只是点个赞。
薛之谦并不信这些有的没的,他觉得一切的原因都在自身。作为一个巨蟹座——薛之谦想到这里就笑了。
他又把这些归根于潜移默化的影响,谁让自己身边的人都信这些。于是薛之谦意识到自己的身上也有自己瞧不上的那些别人的弊病,就笑的更开心了。
起码他还能意识到这些,自己怎么说也比那些人强一些吧。薛之谦又一次在心里为自己开脱。
他把粥端下来,故意挑火腿粒多的地方吃。薛之谦自己也看不起自己这些“人类的通病”,但是他已经学会习惯。不管什么事物到了新环境中,不都要习惯吗?既然大家都这样,那就没有必要争论孰是孰非了。
薛之谦把手机的通讯录一划到底,看见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他脑袋里飘过一张烫金名片和一辆关不上车门的凯迪拉克。
他吸溜着上层微烫的粥,拖鞋在脚上掉了又穿。薛之谦在回卧室接着睡还是去洗漱之间徘徊了很久,最终在后者的基础上套上了一件棉T。
他总觉得得干点儿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才能彰显自己在芸芸众生中超凡脱俗的光辉。
到最后,张伟和薛之谦谁也没碰着谁。世界总不是那么恰好的巧合,所有的巧遇都是精心安排的骗局。

评论
热度(17)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