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大薛/智障无差)‖啼笑皆非 7

薛甜甜哄人不利己,市民张先生表示自己的良心受到了谴责 前文 6
_
7
星期六之后的又一个星期六。
张伟这几天都没去坐公交车了。薛之谦也照常上班,两人各自的正常生活没有任何影响。
倒是薛之谦头几天有点心神不宁的感觉,他有一个摇摆不定的念头在内心的狂风暴雨里头生长着:张伟是不是喜欢自己?
他起先还掰着手指头认真分析来着,后来又觉得没什么用就不再想了。久而久之,薛之谦的带薪年假也又迎来了刷新,一年五天的珍贵机会。
他并不是太高兴,因为他压根都没考虑过要干什么。薛之谦不是太喜欢空闲,他还是觉得显得自己有用一些比较好。不然他总会联想到自己退休后养花玩鸟的画面,鸡皮疙瘩都能爬上脑袋尖。
薛之谦觉得还是把这假期省下来,等有用的时候再请吧。他在房子里背着手走来走去,最后实在是无聊难耐地,往某野鸡公司董事长办公室打了电话。
“您好?”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
薛之谦哑口,在那边问了第四遍您好之后说,“我要找你们董事长。”
可能是座机电话有些漏音的缘故,他听见那头女人的呼唤,和一个由远及近的“嗯?”
薛之谦觉得自己像一根燃烧的蜡烛一样,整个人在发热发烫,泪水就淌了出来。
他甚至在给自己编排和张伟之间也许会有的话题。
张伟的声音凑近话筒之后,黏黏糊糊地问了一声:“您哪位?”薛之谦脑袋“嗡”地一声,感觉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他因为慌乱而不住移动的手指在手机机身上不断留下模糊的印记。
他不知所措地说,“我是薛之谦。”
隔了一会,他听见那边的呼吸声开始喷在自己的耳朵里,一个比往常更低沉的声音传过来。
“我给你我手机号。”
薛之谦听着通话结束的提示音呆愣在原地的时候眼泪还没有停。
很快一个电话打进来,他下意识地接了。
张伟在办公室洗手间里大叫:“接了?为什么接?!你不知道这是要花我话费的吗?”
薛之谦讷讷地站在原地,叫他的名字。
“张伟。”
电话那头瞬间安静了,然后薛之谦听见张伟说:“没事儿了吧?没事儿我挂电话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希望张伟别先挂这电话。毕竟他是来认错的,毕竟他也想不到自己会认错。薛之谦吸了吸鼻子慢慢蹲下来,鼻音浓重地说,“我想你了。”
张伟在洗手间里头抽着烟,听见这话差点把滤嘴吃了。然后他听着电话那边的人哭着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直到最后只能听见不知道谁的强有力的心跳声。
他假模假样地装着没有信号匆匆挂了电话,往墙壁上的瓷砖一靠。
他见过这种事太多了。
太空棉的卫衣隔不住墙上的冷,张伟倒是把手机攥得滚烫。他费了天大的力气捏开爆珠,草莓味漾进鼻子的瞬间张伟张开嘴,学那些社会渣滓一样把烟吃进嘴去。
薛之谦依然蹲在那里,只是眼泪掉的更凶了。然后想哭的心情已经过去的时候他决定撑着发麻的脚站起来,额角猛地就撞上大理石橱柜的门。
他毫无反应地揉着脑袋去上药,冰凉的液体带给他一丝清明的时候,薛之谦甚至觉得一点也不疼。
然后他在一瞬的清醒中突然想起来,张伟的电话他还没存呢。

评论(2)
热度(16)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