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大薛/智障无差)‖啼笑皆非 13

至今纠结于攻受的问题,那我就指不定什么时候开个双关三轮车吧

前文 9-12
_
13
薛之谦不知道自己的唇落在哪里了。他也只是讷讷地把头凑过去——他闻着了张伟身上植物香的香水。
他感觉时间被放慢了几十倍似的,极缓极缓地呼吸着。他头腔开始里混乱不清地嗡嗡的响。
薛之谦看到张伟的蒙上一层水珠的眼睫不安地颤。他正边努力调整着自己失衡的听力,边向张伟靠过去。
突然他看见张伟的眼睛最终是睁开了。所有的不正常又都正常了起来。闷在薛之谦胸口的石头被移开了。他清晰地听见四周的嘈杂和这个狭小空间里速度快到极致的两份心跳。
薛之谦神经松弛了下来,他知道他们俩都是有把握的,现在这种不太能解释的画面也被他代入进去这种思想。
正当他尽可能回想着自己刚才的异样时,发现手腕上很大一股力传过来。薛之谦天旋地转似的,被张伟扣着后脑扯过去,两个人离得更近了。
“天杀的!”
薛之谦在张伟把身子贴上之前,脑袋里又混沌一片了。
他感到两个人嘴唇贴紧的地方,在唇珠下方小小的间隙里有冰凉的液体灌进来。
张伟揪紧了薛之谦的衣领。他意识到对方的眼泪——这在任何时候都不是好兆头。
薛之谦此时则模糊地想着。鼻涕吧?不会是鼻涕吧?
他感到液体溜到自己的嘴角,然后一个滑腻的,温暖的东西把它再从唇缝推到他的嘴里。薛之谦下意识含了,是带咸味的。张伟的舌很灵巧地钻进他未设防的齿贝,薛之谦只是把桌面上的手攥成拳头,一面偏被动地被张伟吮着自己的舌尖。
张伟的手从薛之谦衣领上攀过去,细短的手指一一分开,有些勉强地握住他的手。他贪恋薛之谦身上男人与男孩气息并存的性质,可是对方却迟迟不肯钻进没有遮挡的圈套。
他已经够真诚了。张伟另一只手挡上薛之谦的眼睛,然后试着把他的贴的过于安分到像一块嚼过的粉色口香糖的舌头牵出来。薛之谦的手轻微地动了一下,把拳头展开,张伟的手就只挂在他一根手指上。张伟退而求其次舔舐着薛之谦的唇,棱角分明的唇线的突出压在张伟的舌根,唾液分泌的时候像一道桥,从张伟的嘴里直到薛之谦的嘴里。
张伟把遮着薛之谦眼睛的手松开了。
薛之谦把中指和大拇指放在张伟握着自己食指的手的手背上,像牵小朋友的手一样轻轻地摩挲着。
他睁开璀璨似玻璃球的眼睛——张伟后来是这么形容他的,他说他们俩是万花筒,自己是三棱镜,薛之谦是玻璃球。只有通过三棱镜看玻璃球,才能发现里头夹着这么多彩色的东西,不然别人都被大灰狼骗了,觉得他一直是透明的,掏心掏肺的呢。而三棱镜扎手棘人,别人在外头看不见东西,可是把眼睛放在上头就看见彩虹了,只是个考验胆量的事情。
他睁开璀璨如玻璃球的眼睛,对张伟说。
也许他说话了,也许他也没说。薛之谦混沌的脑子由里向外发涨,他几乎用劲毕生气力捏着张伟的手:“别试了。”
张伟刚想说什么的时候,薛之谦又挤出来几个字。
“我就跟你了。”
张伟头一次不知道说什么话,他彻头彻尾地绷住,像铅铸的玩具士兵。他看见对方的眼睛里自己脸上迅速地滚下来两行泪,他也看见薛之谦脸上干涸的泪迹,像枯萎的河床一样被重组世界的碾轮重重轧进自己胸膛里。
薛之谦想去擦对方的眼泪,但是张伟把他伸出来的手抓住了。“你说什么?”张伟竭力咬着下嘴唇止不住脸上挂相,“你再说一遍?”
薛之谦甩开他哭到酸痒无力的手,他揪住张伟帽衫的两边,支着脚跪起来在他耳朵边吼。
“我说,
“我薛之谦,
“就突然想不开,得意你这个不要脸的货了!”
他就那么搂着张伟的脖子去吻他的嘴,眼泪止不住地从他们下巴颏汇聚成小小的一条线。薛之谦任它流进领口。他和张伟的牙磕在一起,不知道谁的牙龈了出血,两个人嘴唇就蠕动着把那血再换来换去。
薛之谦想说自己是哭得合不上嘴的,后来却安安静静地在终于清醒的脑海里寻出来一个他自己都啼笑皆非的观点。
幸好不是鼻涕啊,他在喝进眼泪的时候兀自地想。

评论(2)
热度(23)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