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昊丞】斯德哥尔摩

只是一个段子。梦境,平行世界。

_

同正常人每晚一样地,黄明昊做了个梦。

只不过他陷进睡梦的感觉很奇怪,没有熟睡时以第三人称视角的方式意识渐失,反而像猛然坠入一个世界。类似一脚踩空的滋味不好受,通常他会战栗着惊醒,但他今天把这种不适延续到了梦里。

虽然处在自己的壳子里向外看,黄明昊作为梦中人仍然处于旁观的状态。他自然地开车回家,自然地等电梯,甚至还会和碰到的人打招呼。虽然他不知自己此刻身处何地,但是总有一股神经冥冥之中提醒他怎样去做。其实正常人做梦也是如此,不过黄明昊是初次感到代入感如此强烈,以至于不安的情绪越来越浓重。

站在门前,钥匙在颤抖的手里叮叮咣咣地磕绊在一起。黄明昊的手心出了一层汗。不过正紧张的他显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情绪已经对梦境产生了微妙的影响。

“你回来了?”房间深处传出声音,刚站在玄关里的黄明昊听到这话身子一抖。这是范丞丞的声音,这声音绝对不会认错。在他因为这句话分神之际,他不知什么时候又端起杯水来喝了。黄明昊急切地想找声音的源头,接着他不徐不疾地朝着熟悉的方向前进。

房门大敞着,范丞丞片缕未着地坐在床上,接在床脚的皮质镣铐把他颀长的四肢扣住,眼罩覆着他上半张脸。黄明昊脑子没做反应只想拔腿便跑,奈何身体给他的反应只是把水杯砸在了地上。玻璃在脚边炸开,他看着眼前的景象,如延时摄影般迟钝地觉得空乏和恶心。

他缓缓接近摘下对方的眼罩,看见久隔甘霖的瞳孔在光线下微微缩紧。眼泪不受控制地淌出,汩汩汇入干涸已久的泪痕,范丞丞依然保持着苍白温柔的笑容,小心翼翼地朝他吐出一句:

“想我了吗?”

属于眼前人的磁性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黄明昊突然脱力了一瞬,原本抖得厉害的腰部肌肉松弛下来,任何动作也无法施展。他仿佛和梦粘在了一起,比如说面对着视野里此刻这幅对他来说绝对不美好的场面,刚刚正欲拔足逃离的他连此类念头都一瞬消失了。

妈的,这时候他居然该死的平静。


评论
热度(33)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