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昊丞)‖桃源深处 1

也许会有后续所以标个1
-
1
一处不知名酒吧。相较起外面其他场所里震耳欲聋的狂欢气氛,这里微妙地有些萎靡。刺鼻的味道蔓延开来,同时也因为昏黄灯光的映衬显得这片狭小的地方更加污浊不堪。
门口视野狭窄,只能看见几个打扮得怪异又下流的男人们倚在吧台旁边,姿势长久地僵硬着,眼神空洞失焦。黄明昊缓缓地走进就看到这些景象,心中微微抖了一下:有些人真不适合干这种工作。他干咳一声,在地上蹭了蹭自己的鞋底,然后有意无意地摸着鼻子,像怕被感染一样四处张望。
本来是想看看这城市里的这种地下结构发展到什么程度的,虽然有了团体的庇护提升了秩序,可素质还是可见一斑。上空灯光恹恹地流动,黄明昊的眼神也没精神地四处游弋,像去小地方例行巡查的领导不得不在欢呼和期待中走上两圈的感觉。
万幸,他在打退堂鼓之前终于看见有个人不一样。
虽说都是统一的姿势,半个屁股坐在吧台凳上,一条腿曲起来,另一条腿支在地上。但是这人背着个单肩挎包横在肚子前,像小便利店里的收银员——甚至可能随时准备从腰间的小兜里抠出几块零钱找你的零似的。这种装备在一群起码还能故作风骚的人中间显得十分幼稚,在黄明昊眼里更可笑至极。
黄明昊走近那人,带着他发自真心的笑意和疑问:你是来干嘛的?
这个问题他不用问都知道,在这个地方人人都把自己当商品。他只是想看看这种角色定位都没搞清的人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那人高高瘦瘦,只是抬眼看了他一下又很快藏进刘海投下的阴影里,喉咙里不情不愿地挤出一句说,挣钱的。

一听就不是大人的声音,还带着股不正宗的海蛎子味。在昏暗的环境下显得格格不入,和他干的勾当也格格不入。明明肮脏,明明甘愿肮脏,却似乎不像黑暗社会的产物。
黄明昊微微侧过头,快要板不住嘴角上扬的程度了。说不清真的是电器太劣质还是自己大脑的错觉,他耳朵里闪过电流噼噼啪啪传递的声音,好似出现静电时那一瞬的火星溅起。他调整好表情,尽量把自己的语气也变得冷淡。
多少钱?
很贵。
范丞丞终于挑起眉毛和黄明昊平视。
眼里反射出的是天花板上日光灯昏暗的灯光,细长的灯影在虹膜里照亮了对面的主顾。
黄明昊突然觉得很刺眼,仿佛一切光芒都会聚在一起。作为一个还没接触到真正社会的人,他有最美好的心和最邪恶的念头。越是这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他就要越收服对方,看着对方尽力维护的自尊被融化。

小孩子的征服欲往往从他的第一辆玩具汽车开始蔓延。

评论(3)
热度(50)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