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昊丞)‖桃源深处 2

今天的橙花妈妈也在吹丞 

前文 1
_
2
他掏出一张支票举到范丞丞面前。
范丞丞看着超出明视距离无法聚焦的支票梗直了脖子。他抬着头,表情仍然保持着呆愣的状态,半晌才又艰涩地重复一句,很贵。
黄明昊心里仅剩一线的耐力和兴趣几近崩溃。他本来作为一个孩子,个性和心态较之成人都过于强硬不知收敛,太吊胃口的事情对他来说还不如直接放弃。
对方在他心里刚树立起来的清流形象瞬间掉到与边上其他令人反胃的站街男无异。黄明昊笑眯眯地把支票塞到范丞丞手里,又把银行卡掏出来——是赤裸裸地带着种施舍意味的羞辱,也是他能想到的激怒对方的最佳方法。
小孩子都是恶魔。黄明昊笑意瞬间收拢,捏着卡凑近一步,把对方逼得贴在吧台上。范丞丞被他动作惊得倏地站起,身子绷得很直,不肯向后仰一分哪怕黄明昊的脑袋早已贴上来。
两个人靠的很近,黄明昊发现自己只到范丞丞的鼻尖,额头被喷上人急促混乱的呼吸。你们难道还支持刷卡吗?他微微抬起头,声音不大,咬字里却染上威胁的色彩。

他没得逞。
范丞丞紧紧闭上眼睛又睁开,状态又恢复过来。他就像刚刚见证过一场小朋友耍赖要新玩具的任性吵闹一样,眼睛里重新带上那副没来由的悲悯,目光低垂着射向对方,表情依旧木讷呆愣。
那是超脱世外,看向一切的远方的眼神,没有情绪但不让人觉得空洞。他投来的光极冷,却把人放在焦点烧灼。是范丞丞掩护自己的惯用手段,也是他黄明昊平生最恨。
你想去哪?范丞丞终于出声打破僵局,顺势抬手握住银行卡的另一端。两人又保持不动僵持了一会后黄明昊才反应过来,把自己捏着卡的手指撤下;发现已经被硌出了两道明显的红印。
他泄愤似的使劲搓了搓通红的手心抬起头盯着范丞丞,喉结滚动,带点沙哑费力地问,什么意思?
那是什么动作?那算是回答吗?是告诉自己他马上要爬上床骗他的钱吗?黄明昊心里乱哄哄地响起疑问,并且怪他见识广博,对方的动作让他突然想起来一部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范丞丞此刻的行为过于奇妙让他忍不住浮想联翩,眼前的人影和影片末尾的主角缓缓重合。
小孩还不懂人们口中的微动作微表情之类,也不懂欣赏演员的神态和肢体表演,他对于一切事物的认识基于主观感觉。黄明昊处于独行侠的年纪,他要自己身体力行才能避免被他人扰乱。他向来不习惯从其他人的口中接收枯燥嘈杂的各种观点,叫他听听可以,但别想叫他放弃可以做主导的机会。
所以,黄明昊虽然从那一刻起就打心眼里瞧不上范丞丞,但也从那一刻起他不得不承认范丞丞身上的优雅——好像从电影里出生,一动就是一个故事。

评论(1)
热度(20)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