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坤丞)‖甜句虐文挑战

“我们回来了”
_

作为二十上下岁的小孩儿,蔡徐坤和范丞丞打死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房间里会被人提前踩点安下摄像头。尽管是目前国内的顶级流量,他们也从来没学过检查摄像头的防爆措施。在见面会前的晚上他们住进了这家酒店,就在见面会后他们前脚踏上返程飞机,微博上就炸了锅。

一个新注册的账号给某个八卦树洞发了一张清晰度和亮度都极低的图片,看不清双方的脸,但能从动作和轮廓看出这是两个男人在拥抱或者亲吻。

虽然每次这个树洞的稿件差不多都是粉丝编造的,但每一个投稿者的语气就像了然一切似的给人们布下迷题,如同推理游戏的向导一样把气氛煽动起来。愿者上钩,有人投稿便有人分析,有人分析便有人吹捧。

所幸这种经过转手的二次消息在人们心中可信度一直不高,所以即使范丞丞发现这是别人偷拍到的他与蔡徐坤时,别人也没有发现如此谈资。

这条微博进入范丞丞眼帘的第二天就被删除了,原先的投稿账号也被好事者发现早已注销。

事情解决的还算顺利,蔡徐坤笑着对来炫耀的范丞丞说了句“终于学会当个大人了”,把还想邀功的小孩儿气走了。事情没铺张甚至于还发生了这样愉快的插曲,但两人始终没放下心里的这块石头,毕竟有偷拍的渠道,出现了一张就证明之后还有成千上万张。

 

事情不出所料。

一组图片,他们在房间里从亲吻到交合的渐进,张张清晰。始作俑者不知廉耻地带上大名,在超级话题里耀武扬威。在无秩序的大批网友趁机盲目谩骂下,粉丝的维权控评已经失效,甚至那条微博被举报删除后居然又有其他人发布同样的内容,这九张图片简直成了什么黄色资源一样被疯传。

如果之前只算是谣传的花边消息的话,现在的攻势堪比洪水猛兽。更可怕的是,作为队长的蔡徐坤被拍到了正脸。由于身后没有公司,蔡徐坤有些手忙脚乱。他们团体的公关系统已经在攻击下彻底瘫痪,不管粉丝和路人都在官博下打口水战,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本就两面不是人的不负责公司索性继续放弃。

几乎同一时间,热搜第一就成了他们俩的负面事件,第二到第五均是粉丝为净化而刷的话题。当网络上连二十四小时公关都控制不住的议论纷至沓来时,两个人几乎被击垮了。

蔡徐坤窝在沙发里在看到铺天盖地的非议和谩骂时心里的确猛然沉了一下。作为背景特殊的人,他们都经受过语言暴力。虽然从粉丝的保护上来看自己还没有完全被大众排斥,但是蔡徐坤并不好受。他总是有很多浪漫的点子,而这种自信和魅力都起源于粉丝。“她们是不是被消费得太过了?”蔡徐坤看起来并不是因为自己而焦虑,反而一直担心地问,很歉疚的模样。范丞丞叹了口气关上手机,“我跟你保证她们愿意,”他转过身面对他的爱人,“我也愿意陪着你面对一切。”

“虽然目前只能躲避,但我不打算永远躲下去。就算出了这种事,毕竟它确实是我们做的...”

蔡徐坤把目光移走,范丞丞只能看着他的头顶说话。他以前不是这样的,这种行为让范丞丞有些略微的愤怒。

他不知道为什么人气和粉丝会给蔡徐坤造成这么大的压力。可能之前有出道的经历,粉丝在身边相处的时间长,但那也不应该成为他退缩的理由。

反正他不理解。蔡徐坤站起身作势要走。范丞丞显然着急了,三步并作两步堵在门口;毕竟这种事情越拖延下去留给对手的把柄就越多:“你真以为我天不怕地不怕吗?”黄铜锁簧渐渐咯咯作响,在即将弹开的一瞬蔡徐坤的手被范丞丞瞬间按住。在范丞丞眼里他很明显在赌气,这和他的身份很明显不相符。蔡徐坤是队长,现在却把他的责任丢了——这不能怪他,一牵扯到范丞丞,蔡徐坤就不禁焦头烂额。什么人也好,哪怕是他自己拖累了丞丞,蔡徐坤都觉得不应该。

他沉默着,好看的睫毛不停地颤动代替了言语上的回答。范丞丞的手仍然抓着,仿佛一松手他的老大就会永远离去。

小孩儿又气又急已经控制不住情感的爆发,“蔡徐坤,你真当我就天不怕地不怕吗?”他隐约有要哭的迹象,眉毛与眼眶红得糊涂一片,“出了这种事情,为什么我非要让你留下来面对?”

蔡徐坤略微怔愣,随后他被握住而悬在空中的手背上力道又加重了几分,接到几滴冰凉的液体。

“就是因为那天骑在我身上的不是别人,”范丞丞带着哽咽的鼻音愤怒又委屈地冲他喊,“是你蔡徐坤!”

 

少年的争吵没有结果只是一场煎熬无端的性爱。

点击进入搞橙现场

 

可惜他的爱人又一次没听话。

 

一件只对团里几个人宣布的事,蔡徐坤秘密退队了。也许这对他个人是个好消息,范丞丞在姐姐力挽狂澜下勉强立住了脚,但承受的骂名自然不会休止,反而因为没有淡化形象会被诋毁的更盛。

范丞丞倒是对这消息没什么太大的感慨,少了一个人,这个团依旧叫nine percent,这八个人还要度过剩下六个月,这公司还得压榨、消费他们六个月。

今天是他们出现事件后的第一次公演。升降台启动的时候,范丞丞深深吸了口气。

他在c位。在八个人的团里。

他习惯性地在紧张的时候想拉住某个人的手,然后抓了个空。范丞丞把手僵硬地攥着在空中滞留,记忆力异常地好突然想起来决赛那天两个人登顶之时的拥抱。

迎面遇上的两人自然地拥抱,小孩儿间表达情感的方式单纯而专一。蔡徐坤的手搭在范丞丞的腰上隔着衣服捏揉了几把,感受到人有要松手的迹象,蔡徐坤把住对方刚搭下的手肘,顺着范丞丞垂落的手臂,两人手掌交叠。蔡徐坤抓着范丞丞的手迟迟不放,指尖从手腕一路婆娑向下,两人的肌肤缓慢地分离。等到两只手彻底分开的时候,蔡徐坤鬼使神差的觉得最后范丞丞僵硬在半空无处安放而显得窘迫的手是在挽留。

其实他们俩之间什么也没变对吧,范丞丞捏着掌心,整个手掌因为血液不通已经由白发灰了。可惜等到他真的想留住对方的时候,手里却什么也握不住了。他看着眼泪打到泛白的指节上,心里想,你怎么今天才学会做个大人啊?

就在几个月前,蔡徐坤问过范丞丞:“为什么决定和我在一起?”范丞丞歪过靠在他肩膀上的头,眼皮都没抬:“你没放手。”蔡徐坤想了很久之后才把这点小插曲从脑海里挖出来,心里全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狂喜。

这些应该算是甜蜜的回忆,但偏偏现在幻灯片一样强制放映着,像是自动解压的大文件要把他的脑海内存全都占据了。他一开始听到蔡徐坤离队时为什么没反应呢?范丞丞自顾自地检讨,就像有人告诉你“天塌了”,你不信或者只是想“哦,天塌了”,可是当你抬头真正去看的时候,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他现在这种状态就仿若那个后知后觉的人。而蔡徐坤的离开用天塌了描述,对他来说,也并不过分甚至十分恰当。

范丞丞原本是不想哭的,可是他的记忆也承受不住似的把这些东西一股脑都像倒苦水一样塞回脑海去。所以眼泪就被突然解压的一系列回忆挤得没地方可去,那就只能委屈他范丞丞一下。

陈立农拍了拍他的手,待范丞丞看向自己之后用手指了指脸:“你脸色很差诶。”范丞丞一时没话可接,讪笑一声:“可能最近缺营养吧。”

他转过去用袖子抹了下脸,低下头,最后从原本聚光灯打着的中间移到左边的空缺。熟悉的位置不仅没让他获得以往的安全感,反而让他想哭的更凶了——从一年前、一个月前、一周前到东窗事发,他们一直并肩而立。

泪水盈满视野让他的世界小小地扭曲。他仿佛看见橙色和金色交织的星海,他仿佛看见自己旁边空的c位被填满,他仿佛看见有只手如旧地盖上他紧握的拳头。

在范丞丞刚刚被有所麻痹时,他又真真切切听见,在他彻底跃入所有人视线的那一刻,台下响起的分贝分毫不减的欢呼。瞬间被拉回现实的范丞丞如同从空中狠摔到地上的惊弓之鸟,心脏随着观众的每一个字抽痛,像被人穿过胸腔掐着。血液全部上涌沸腾起来,把他眼泪蒸发留下无形的刀扎在身上。

范丞丞拿起话筒,他又要不得已地变成舞台上肆意挥洒魅力的人了。他张嘴,却发现自己无法附和观众席上传来的高亢声音。

我们回来了。


评论(2)
热度(50)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