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大薛/智障无差)‖啼笑皆非 2

前文  1

不要担心剧情,很水
_
2
薛之谦第二天迈出家门的时候脑子里不禁浮现出昨天那个占座者,自己在心里骂了一句就匆匆反手关上了门,倒荡在自己裤腿上一下灰印子。他打扫打扫身上,大有不忿的意味,连电梯按钮都被薛之谦拍的啪啪响。
作为一个银行职员,一年中可以荒废的时间实在是少的可怜。他看着合拢的电梯门中间透光的缝隙数着楼层,就忙不迭奔出去站定在车站。
薛之谦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锃亮的高跟皮鞋不断敲打着地面。他看着不断走入地铁站的人,有一种想跟着他们跑了的感觉。但看见公交车从绿灯口那突破,薛之谦还是雀跃的揪着领带扣,皮鞋尖在地上交替着点来点去。公车来的及时,薛之谦没来得及看自己座位上有没有人就满心欢喜地跳上了车。
这辆车上的人坐的都熟了,薛之谦跟别人挥了两下手就往车厢后面走去,然后就看见自己的座位又被昨天那个人占着。这明显是故意的,昨天他都表现的那么清楚了——虽然也并没有多清楚,但车上还有空座,薛之谦凭什么就站在他旁边,那人也不想想吗?
巧了,他还可真就没想过。
薛之谦这回脑子和身体没分家,因为他已经痛痛快快把自己想说的说了。那人这回不仅挂着那大耳机,还带了副墨镜。听完这话,他把墨镜拉到鼻子下方,一脸“你没有问题吧”的表情瞟着薛之谦。
那人说话了,还是那低沉的清澈声音:“小兄弟,你也知道的,限号...”
“那你怎么连着两天都坐这车?而且偏捡这个地方坐..”薛之谦眨了两下眼睛。
“那你也想想啊,今天限单号,昨天限双号,我就算有两台车也没得开啊对不对?”那人袖口拉到掌心,环住胸一本正经的说。薛之谦想了想也许是这么回事,但还是心里觉得委屈。“我经常坐这个位置..”
那人听见这话笑了,仰起头嘴中发出一串断断续续清晰的“哈哈”。他两只手抹了抹眯起来的眼角目光灼灼地看着薛之谦,嘴中的话歪了再歪。“因为有男人想和我搭讪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习惯成自然...我也就把您当内种人了呗。”
薛之谦听的嘴巴一直没合上。
他没话说了,只能踅摸了一个那人对面的位置坐下,恳切的对对方说:“我一直坐这个位置,不太习惯别的地方..”
那人干脆低头玩起了墨镜,显然不理解薛之谦为什么这么固执在一个座位上。他看着薛之谦心里头搜刮来一个肯定的念头:这人对自己一见钟情,就开始找有的没的的借口和自己聊骚。
薛之谦不知道自己被对方列入了内定追求者的列表,只能用闪光大白牙试图唤醒对方的一点良心。
对面那人起先一边用眼睛溜着薛之谦一边在袖口里头搅动手指,然后把手伸了出去,一个标准的微笑挂在脸上。“那啥,我叫张伟。”又把手收回去,在包里翻了一圈,掏出来个小盒子。指甲剪的过秃的指头从那盒子里抠出一张烫金的名片。
张伟边说着手边往耳边扶去。
“我叫薛之谦..”薛之谦牙又露在外面忘了收回去。他不知道该接不该接,一时窘住了,心里想:他丫真他妈商务!
他把对世界的控诉和对真我的剖析在脑袋里过了一遍,然后牢牢握住了名片的另一端。张伟也笑,他也笑,两人交接的目光在空中凝滞。
张伟先松的手,但名片在空中分毫未动。
张伟突然想和薛之谦拜个把子。
他想哭天抢地的叫一声大哥,然后这人把自己一个手刀敲晕,带着一车人把刀抄起来呼啦一下子全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在车里头,睁开眼睛就发现通讯录里多了薛之谦的电话,备注你爹。

评论(1)
热度(27)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