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大薛/智障无差)‖啼笑皆非 3

前文 2

_

3

薛之谦把名片塞进上衣兜里的时候,确实是不太想看。
但命运非让他看。
看就看了吧。
上头就写着一个野鸡公司和联系电话,然后张伟的名字后头跟着仨字:董事长。
薛之谦一米宽的双眼皮瞪成了一米五。个体老板呐,自己这孽缘不浅。他面上露喜心里露怯,手指头都绷得直不楞登的。他试着让对方再说几句话。
张伟把墨镜带回去,这方便让自己打量人。昨天那一瞥真是……怎么说来着?
对,惊鸿一瞥。
张伟倒是全没看出来薛之谦想进行对话的意图,又把头倒向一边,只眼睛能看见那人而已。边看他就忍不住咂嘴,这男孩儿怎么看怎么好看。
他开始抖起叠在左腿上的右腿来。
薛之谦也就只能把脑袋靠到车窗玻璃上,阖起眼睛只感觉对面那人的脚一下一下顿在自己的腿上。
他想起来出门时小腿肚的灰印子,又想起来掉漆的电梯钮,又想起来地铁站维修的滚梯。
又想起来自己对面这个人,这位董事长。
红灯,刹车了。车厢里的人像储蓄罐里的零钱一样咣啷一声。
薛之谦脑袋重重磕在玻璃上,又想起来地铁站像下水道一样任人们沉沉浮浮的样子。
张伟依然抖着腿。他看见薛之谦在玻璃上的倒影。他也开始想起了什么。
比如今天炼乳过多的吐司,昨天没有星星的晚上,或者门口那只总看他不顺眼的狗突然亲热过分地蹭他的鞋。
还有....还有自己秃顶的公务员邻居。
张伟瞅着薛之谦一个褶子没有的西服,觉得还是自己要浪漫一些。
他不小心笑出了声。
薛之谦瞟了过来,见张伟腿抖得更厉害了。张伟垂下的脑袋随着车的起伏一点一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逗号变成螨虫爬走了。
他们之间的沉默一直持续到张伟下车,薛之谦把腿缩回来,看见上面一大片的鞋底印。他把裤腿展平,用两个指头一点一点地,轻轻地掸去灰尘。
薛之谦觉得自己应该像早上一样生气,但到最后脸上只有不自觉的微笑。他纠结了半天用公文包挡上了脸。
他在公车到站之后狂奔进公司打了卡,然后冲进洗手间把水龙头开到最大。
他把脸埋到水里,像鱼一样吐着泡泡。早晨的日光从狭窄的窗子投过来,薛之谦在水里一摇头就能看见一串的彩虹。
他带着一脸彩虹走进了格子间,同事忙不迭偷偷敲他的胳膊肘:“薛之谦,你今天又明媚了。”
薛之谦摸摸湿漉漉的脸,冰凉的皮肤有点发烫。
他粗浅地觉得,是因为太阳的原因吧,也许。

评论
热度(27)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