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大薛/智障无差)‖啼笑皆非 6

这是一个撩出责任的薛之谦 前文 5
_
6
薛之谦压着心头的痒痒,看着自己手机里那个前台座机电话看了好几个晚上。他思来想去,最终在一个凌晨做出了决定,觉得还是好好赚钱最重要。
那话怎么说的?自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金钱故,二者皆可抛。
所以他准备追逐自由的爱情,在不缺钱的情况下。薛之谦又偷偷摸摸地想了下,那张伟能不能算大款呢?
他又为这个龌龊的想法后悔了。薛之谦在狠狠给自己一嘴巴的冲动里终于是睡下了。
张伟则是在薛之谦闭上眼睛的时候醒了。他觉得他确实有点魔怔,因为他都开始想念那辆被自己逼停的公交车了。
今天一定要...张伟磨磨蹭蹭地穿上衣服,开始念叨他的固定句式。他眯着眼睛看着镜子里模糊的自己,去楼下吃了早餐。嘴里的油条噎到一半的时候,他看见熟悉的车牌号。
他把提前数过几十遍的零钱往桌子上一拍,拽起外套就往外跑。
张伟在车上低头点着脑袋等了好几站,终于一股自己闻了好几周的古龙水味又带着风钻到鼻子眼里了。他隐藏在阴影里的眼睛倏地一亮,像嗅到肉腥的动物。
看着薛之谦在他对面坐下,张伟只感觉心里头有一个小人在来回飞,把心脏戳出一个包又一个包。 
就这么安静地坐着,薛之谦看着张伟依然用发旋冲着自己,用皮鞋踢了踢他的裤子。“张伟,”薛之谦看着抬起头来的张伟,嘴角扯出一个不明意味的弧度,“知道今天星期几吗?”
张伟脸上瞬间就变了颜色。聪明如他怎么会猜不出潜台词——你究竟是陷进去了吧?
薛之谦笑的很用力,把又大又圆的眼睛笑成了一道细线。
他从张伟对面那一排换坐到张伟旁边,转过头贴着张伟的耳尖说。
“今天是星期六,惊喜吗?”
薛之谦指了指自己身上照旧不变的正装,媚眼翻飞地把领带扣从领口扯到胸膛。
张伟抖了一下,握着的手机屏幕暗了下去,又被很大力地打开。他连指尖都微微发白了。
薛之谦得意到神采飞扬,他好不容易找到了能让张伟吃瘪的机会,脑海里只有四个字。
酣畅淋漓。
张伟一眼都没看薛之谦,他现在心里气极了。他又一次陷进被动了,而且还毫无察觉。虽然在生活中自己总是对旁人的歪心思无视于睹,可是让他恼怒的是这个人是薛之谦。
张伟觉得自己现在像脱水的鱼一样快要死了。
薛之谦只是敛下眼帘,他意识到张伟又开始这样了。把自己的过错随意开脱在别人的身上,这是人们的通病——就像现在薛之谦也知道自己错了,但是他还是更愿意去找张伟身上的问题。
薛之谦看着张伟不断频繁眨着眼睛的侧脸,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极度地厌恶着张伟身上的这些毛病:偶尔的自大和不诚实,还有过于理性的脑子。他太讨厌这些东西了。可是正因为薛之谦喜欢张伟,所以他才会讨厌这些。
薛之谦想,都一定会疯的。

评论(2)
热度(20)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