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大薛/智障无差)‖啼笑皆非 8

开头一个撩妹伟完全是我私心哈哈哈
主动出击啦  前文 7
_
8
张伟挂了电话之后心里有点空,说不清什么感觉,有点乏力。
他把烟蒂扔在地上,看着它冒出几下不屈的火花儿,鬼使神差地用脚踩了踩。为什么呢?张伟在狭窄的空间里踱来踱去,然后连他也觉得可笑地想:可能是因为自己害怕吧。
曹秘书不放心地刚敲响门,张伟就推开门走了出去,看着比他矮一头的小女孩。
“怎么了?怕你老板翻窗户翘班?”
他另一只脚还踩在烟蒂上,一只脚探出去隔在秘书与自己之间。
看着自己秘书百口莫辩的样子,张伟笑了。他看着曹秘书挂着耳线的红肿的耳垂,诡异地伸手去捏一下。“还是耳钉好看。”张伟笑了一下,坐到办公椅里之前这么说。小秘书耳垂更红了,匆匆走到自己办公室里去,不忘给他关上门;张伟的笑瞬间收回去了。
他趴在桌子上,把脑袋埋到自己的怀抱里,看着还被自己攥着的滚烫的手机。他没来由地生气,但是又没得发泄——他不舍得发泄。
斟酌再三之后他鼓起嘴巴,狠狠吐出一大口气。我去,舒服多了。张伟舒爽到想给自己大嘴巴,真他妈憋屈。
薛之谦在卧室里盖被躺着,没开空调。他两条腿因为汗湿黏在一起,脸上也涨红发热,弓着身子躺在床上像煮熟了的大虾米。是时候说点脏话,可是他没力气去说脏话,就这么脑袋放空地躺着,没有丝毫的倦意,也没有任何值得思考的事情。
“我操!”薛之谦躺了两个半小时终于攒够了两个字的力气。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脑袋里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和张伟之间的危机。他稀里糊涂地穿上衣服,头发蓬乱地去楼下的车站对面等车。
好不容易看见熟悉的车牌号,他跃上车迫不及待地问司机张伟在哪一站上车。司机对这个新来的乘客显然印象深刻,告诉他张伟的小区在终点站。
下午的光萎靡而灼亮,薛之谦昏昏欲睡地坐在久违的自己的座位上,好几次差点被探窗而入的树枝刮到脸,反而精神了。
他看着没什么人的车逆着光走在公路上,偶尔有几个老太太拿着老人证上来,车就晃悠一下接着驶去。薛之谦浅浅地眯着眼睛,最终当车不再晃悠的时候司机走过来拍醒了他。
薛之谦睁开眼睛像打了鸡血一样蹦起来。他今天是压上生涯的一战——如果再不成,他的脸是真的没地方放了。
他看着张伟小区门口的雕像,决定在雕像底座那坐着一直等到张伟回家。雕像朝着风口,薛之谦一坐下就发现嗖嗖的冷风直钻自己鼻子眼。他换了个方向感觉好受了一点,在倦意浓浓下打着盹,眼睛能看见被阳光照成金色的眼皮里面。
薛之谦身体是沉睡的,大脑是清醒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得意张伟,而且不惜代价地一而再再而三地表达出来。可能是他在工作岗位上太一帆风顺没体会过社会凶险,所以考虑的深度问题也都是没有深度的问题。
他就这么在脑海中不停地把自己切片化验,直到他意识到眼前的阳光突然暗了。下雨了?薛之谦半睁开眼睛,看见眼前一片黑色的棉麻布料。原来是保安来抓人了,薛之谦换了个位置嘴里嘟囔,“我等人呢你等会再来..”就被布料里的人抓住下巴硬扼着抬起头来。
他眼前金色的阳光被那人代替的一点不剩。
张伟一到家就看见薛之谦穿的跟天桥艺人似的坐在那不管不顾的睡觉,吓得赶紧奔下车去看他干什么呢。现在一听他等人呢,眼睛里颜色就担忧地加深。
薛之谦没完全清醒过来,伸手抱住张伟的腰就把头埋到他肚子上。张伟被他这一抱动也不敢动了,手不自主地胡撸着他乱蓬蓬的头发。等薛之谦抱够了,张伟就松开他的脑袋向四边乱看。
张伟一边问他,“你干嘛呢?”一边蹲下去把薛之谦的衣服扣子一颗颗扣上。薛之谦又把下巴垫在他脑袋上,张伟就捂着脑袋说疼。
他就想起来自己磕脑袋的事儿,他自己哭混沌了的状态下都不嫌疼,张伟疼个6啊。
“我等人呢…”薛之谦话刚出口意识到不对,赶紧给改了。
“等你呢。”

评论(1)
热度(28)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