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大薛/智障无差)‖啼笑皆非(9-12)

不是太满意,所以多吐出来一点 前文 8
_
9
张伟听见这话抬头笑了,笑纹几乎要夹着薛之谦的手指头。薛之谦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发现,之前那些自己还沐浴着的阳光原来都跑到他的眼睛里去了。
薛之谦为这个幼稚又可爱的想法吃吃的笑。
张伟把薛之谦捯饬好了,就拉他起来把他塞到车里,嫌弃似的说他瘦的只剩骨头,掐胳膊都硌人。“要不是你手跟鸡爪子似的还能硌...”薛之谦梗着脖子说了半句,口水都没来得及喷出去,张伟就砰地把车门关上了。
那人往驾驶位上一坐,安全带系的跟不存在似的。薛之谦坐在副驾驶腿绷的死紧,等张伟把车子开出小区问他:“你要去哪呀?”
张伟没说话。
薛之谦又鼓起勇气问一遍,空气依然是寂静的。
终于张伟被他磨的不耐烦了说,“送你回家...”薛之谦吓得差点跳起来,抓着张伟正挂挡的胳膊说不要,就被张伟的尖叫把声音盖过去。
“薛薛薛薛薛之谦!我操!操你大爷!松松松松松松手!啊!”
薛之谦松手之后觉得上次他坐张伟的车,中途没和他搭话是挺正确的一个选择。
他乖乖闭上嘴开始玩车里的挡光板,看见夹层里密密麻麻放的都是CD。还有..薛之谦在正常人别墨镜的地方摸摸索索,掏出来一个..
冈本超薄。
他忍住又想去怼张伟一杵子的冲动,在一个红灯口摇了摇张伟的胳膊。
“薛之谦你你你你你干啥!啊啊啊!!”张伟下意识地开始喊,发现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之后挂上笑转头看薛之谦。
罪魁祸首把那东西在他眼前来回的晃,晃的张伟心烦意乱的。他捉住薛之谦的手仔细一看,眼珠子一转就脸不红心不跳地跟薛之谦说:“这东西就是内啥..拍,拍摄道具。我们这种有身份的人物..”说着把套子一角叼在嘴里头,“就能这么叼着撕开对吧,你等会我收一下口水..总之吧,内什么,帅。”
张伟把套子放回到薛之谦手里去。“塞回去。”
薛之谦攥着个套子木楞地转过头去,拍拍张伟的手,“绿灯了开车了!”
张伟赶紧把搭在薛之谦腕上的手移到手刹上,手忙脚乱地开过岗。薛之谦没憋住笑了,张伟快速地扭头看他一眼,然后比他笑的更开心。
薛之谦正笑着突然停了,然后跟张伟说:“我不回家。”
张伟刚想说什么就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瞪着眼睛却不敢回头和薛之谦说话,等到停在一个小饭店门前才缓过来。
“做人不要太感情用事…”他下了车,在驾驶位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绕过去给薛之谦开车门,看着他迈出来眨眨眼睛接着说,“家还是很重要的,好吗,嗯?”
薛之谦关上车门朝张伟只能笑,然后说,“我以为你不要我,直接给我扔家去了。”
“哪能?嗨..”那人别过头去先走了,挠着乱七八糟的头发就像嫌自己发量足似的。然后又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回来,跟在薛之谦旁边,伸手给他指指这儿指指那儿的。
饭店是一个一个小格子的设计,看不见人只能看见盘在榻榻米上的脚丫子。灯火通明的嘈杂声咚咚地打着人脑仁,过道里七扭八歪摆着鞋。
张伟在进去之前不忘掀帘儿等薛之谦先进去,盯着他脱口而出一句“Ladies first”。
薛之谦一扭头刚想说他,看见地下张伟的鞋和自己的鞋清清楚楚差了一大截。他看着张伟在他后面踩上榻榻米,指指外头,说你脚...张伟一脸疑惑地看他,然后笑着说,我脚?我的脚是草莓味儿的。
薛之谦看着他粉色波点的低腰袜没话了。
_
10
服务生抱着菜单撩开帘儿进来,张伟并拢手一指薛之谦,服务生就把菜单塞进薛之谦手里。看着薛之谦手轻飘飘地没借力,两下子才拿稳菜单,张伟偏过头笑:“我去..这菜单是鎏金的,厉害厉害。你们这儿还这么高端呢?”
看着年轻的服务生没吭声,也偷偷摸摸地笑了一下。张伟就凑过去看薛之谦手指头点着的菜,肉的。
捡着宝了,张伟想。他也喜欢吃肉。
然后薛之谦又告诉了服务生两个菜,接着不甘心地问:“有小龙虾吗?”服务生说有。
薛之谦向听见小龙虾三个字就埋头装鸵鸟的张伟投向询问的目光,张伟硬着头皮对他点点头。薛之谦投来一个熟悉的薄荷大白牙微笑,张伟瞬间又觉得小龙虾什么的不算事儿了。
薛之谦把菜单递给服务生,指了指趴在桌上的张伟。
“他买单。”
“吃完再说..”张伟抬起半边脸正瞟薛之谦,然后光速一拍桌子坐起来,对服务生扯出个慈祥的微笑点点头。
“是,我有钱,我买单。”
等菜的过程中总是漫长的。张伟用筷子尖敲着桌面看着正襟危坐的薛之谦,突然想逗逗他。
“诶,薛之谦。”薛之谦捧着个装得满满当当的茶杯正吹气,抬眼这么一瞅。“待不住了?”
张伟咳嗽两声,等着薛之谦把茶杯放下才说话。“你谈过几次恋爱?”
“两次吧。”薛之谦俯下身子贴在桌面上,嘬了一口挨着边儿晃悠的茶。
张伟有点惊讶似的,“两次?就像你这样儿的?”
“嫌我长得难看呗?”薛之谦趴着看他,张伟这边的视角就是冲着他翻白眼。
“没有...内,内个,时长呢?”张伟咽了口唾沫。
“一个四年一个十年。”
张伟被他惊得口干舌燥的,刚要倒杯茶听这发言又吓的手里一抖。
薛之谦看他犯病似的惊吓有点想乐,问他,“你呢?”“我给你数数,可能也有那么十五六七八个。”张伟把洒的就剩大半杯的茶都喝干了,然后跟薛之谦说。
“时长呢?”薛之谦心里头默念,说人家是董事长,人家是董事长。
“差不多两年?...到八九天不等。”张伟砸吧砸吧嘴,接着倒茶。
薛之谦用袖子一挡:“得了,一会儿喝饱了。这就是你在车里头藏冈本的理由?”
张伟举着杯的手又一抖,差点往薛之谦手指头上浇:“我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薛之谦把手指蜷回去,有点希冀地问。
“没有..没有情趣。”他咽着唾沫。
薛之谦心里头荡过稀里糊涂的一堆心思,伸手去弹张伟的脑袋镚儿。“这叫专一!”
“那也不能大半辈子都浪费在谈恋爱上啊,”张伟丧着脸躲他,嘴里的话夹着炮子儿飞过来,“你三千多天就盖被窝纯聊天儿过来的啊。”
“那不是你问的这个嘛,你三天两头领个参观队,你最棒。”薛之谦横眉竖眼差点跳起来和他干,张伟把脚丫子哧溜一下从桌子底下伸过来踢他腿弯。
薛之谦把张伟的左脚腕抓住给他送了回去:“激动什么,爷们儿之间的斗争有这样走暗道的吗?”
“薛之谦我日你...”张伟一个踉跄,用右脚又踩薛之谦几下才把腿缩回来。
服务生还真是叫曹操曹操不到,不叫曹操曹操到,时候正巧端了一盆小龙虾进来。
薛之谦激动得手套都带进一个手指头里了。
张伟带着慈祥的微笑又用手指了一下薛之谦,小龙虾就被摆在他眼前了。他抬眼看张伟,“你不吃啊?”
“不吃...”张伟用手摸着颈后的头发,偏过头笑了,“不会吃。”薛之谦看着他,一手套油差点随边缘系的引导糊在张伟支起来几根毛的刘海上,最终新皮质让恍惚的他说出一句话。
“...那啥,别怕。”
_
11
菜上齐了。
薛之谦喀嚓喀嚓地剥着龙虾,张伟偶尔用筷子尖挑菜吃。俩人没要酒,薛之谦自身酒量是心知肚明的,他想张伟不喝酒的原因应该是开着车。
董事长总得会喝酒吧,不然怎么应酬?不然..怎么睡那么多妹子?薛之谦没忍住笑,把刚剥好的龙虾肉掐着两端,横着举起来挡上嘴。
张伟皱着鼻子看薛之谦,小龙虾上的味儿已经够他淌一米口水了。这人白费情商那么高了,居然不晓得分自己一点。
他撇撇嘴角,不情不愿地张嘴:“诶,薛之谦。”
薛之谦瞪大眼珠子看他,龙虾肉刚要往嘴里送。
“我想吃..内内内个,你手里内个。”张伟说完之后张开嘴一脸等喂的样子。薛之谦看张伟察觉出自己还是没有动作急得往嘴里指的样子,感觉此时此刻心里头流的不是血而是二锅头。
他掐着肉给张伟递过去,那人连着自己手指头也给吮了一口。薛之谦酥麻的指尖下意识地微微挑起来,几乎没有知觉了。
张伟嚼着肉,脚左右晃着敲起桌脚。他看着薛之谦,伸手在他眼前摆了一下:“嘿!薛之谦。”薛之谦大梦初醒似的抬起头,朦胧地盯他,眼睛里映出来一个问号。
“你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吧,跟你说点事儿。”张伟伸长脖子努力地看薛之谦的眼睛。
“说啊。”听懂了他的意思,薛之谦又拿起来小龙虾盆低头开始剥。
他叩叩地敲着桌子边,盯着薛之谦被垂下来的刘海挡住的眼睛。张伟无意间惊喜地发现薛之谦睫毛是浅色的,更兴奋地坐起身子。“我吧,你,你看咱俩认识一个多月了吧。”
薛之谦点点头,张伟就心花怒放地笑。他潜下身想看薛之谦的侧脸,下巴硌在桌子上,一说话牙床咯吱咯吱地响。
“我,之前觉得你特别跟我合不来,因为你永远在试图刁难我,
在我心中完全是一个恶毒妇女的形象,可是你看你长得也没有多好看...我去!”他结结实实挨了一个脑崩儿。
薛之谦小龙虾也不吃了,端个盆在张伟脑袋顶上转悠。“接着说。”他气笑了。
“别别别砸我,我说到哪儿啊?哦薛老师这个长相,我当时第一眼就觉得,嚯?”张伟夸张地学着自己,薛之谦笑的口腔溃疡快犯了。“说正事说正事儿啊。我吧,虽然说是各方面都很完美,但是情感这方面很空虚...三天两头就想跳个悬崖,一撸串儿就想往炭盆里钻。”
但是薛老师,不一样。对吧。”
薛之谦给他嘴里塞一个龙虾尾:“快把嘴堵上,别说了。”
张伟叼着肉,看着薛之谦。
他想,要是不说也挺好。就这么心安理得地受着,等到真有一天说开了,俩人至多也是老死不相往来。也就是一辈子的事儿,谁也不欠谁,大不了到时候他再给薛之谦剥一个小龙虾。
张伟到底还是没想开,有点如芒在背的感觉。他从来没对一个人的好这么愧疚过;他对爸妈都没这个感觉,因为他已经尽最大可能让他们好过了。可是就算他自己不在乎一辈子,也许人家在乎呢?
薛之谦看着沉默多时的张伟贴在桌子上,也撑着脸歪在一旁。他知道张伟要说什么——他太知道了,他也知道张伟说不出来那些话。他今天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对方也还给他这些,告诉他不得到承认你就滚家玩儿蛋去吧。
但是薛之谦又想。他目光倥偬起来。他们其实都知道这些话掌握的度,也都知道对方的想法有多恶毒。可是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小人。
操他的。薛之谦撑着脸的手一条一条噼噼啪啪地绷起青筋来。
他今天豁出去了。
也许真有可能呢?
12
薛之谦想到这激动地拍桌子。
张伟被吓得一下跳起来。
“嗨,您悠着点儿。耳朵要聋了。”他又挂上笑,薛之谦现在只怎么看怎么恨。
薛之谦动了动身子,看着张伟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嘴脸。他瘪了瘪嘴有点伤心——他明明喜欢极了他,却不得不逼着对方踩进必经的陷坑。
“还想说吗?”他问张伟。
张伟抬眼瞥他,就像在不知几时的公车上那一眼。薛之谦躲开他的眼睛,心里头揪着疼。
对方扔给他只勾一个嘴角的笑:“不说了。”薛之谦侧着头用余光瞄见张伟的表情暗叫不妙,但自己也一言不发。
沉默持续了几十秒钟,这是他们各自对彼此能宽容的最大限度。薛之谦脑袋里浆糊一片,盯着天花板出神。一串串白炽灯泡裹在麻绳里,没有粘好的部分掉下来露出原本就破碎的光。光斑打进人眼睛里,一时间看所有东西都是闪亮模糊的。
薛之谦对面还模糊一片的张伟先说话,他下唇已经浮起白皮的印子了:“嘿。”
喝点酒吧,他说。
低度的冰镇啤酒瓶口还窜着凉气,被弹开的瓶盖豁开一口被一股脑扔到外面。
薛之谦和张伟用瓶子干杯。
张伟费了好大劲才让全塞到瓶口里的嘴滑出来,看着薛之谦也举着啤酒瓶,自己手里的瓶子在桌面上顿了顿。
“说真的,薛之谦。我有时候真想把瓶颈磕掉了就往你脑袋顶上插。”
薛之谦没少听过这话。他咂了咂嘴也把啤酒放下:“我以前就专门负责磕瓶子的。信不?”他冲张伟拙劣地挑眉。
张伟没理他接着喝酒,仰头的时候青筋绷紧,喉结少见地凸出。薛之谦学着他闷了半瓶之后噎住了。他强咽下去之后,感觉七窍里都要喷出去什么东西了。
他撂下瓶子看张伟喉结一耸一耸地动,想着这人真帅,帅的想让人骂街。
薛之谦手捏着瓶颈,直到玻璃瓶开始发热,表面滚下来的水珠津到自己手里才松开。他抬起脑袋看张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红了脸,嘴里的话连不成一嘟噜。
“我吧,看见你之后就感觉,去了另一个世界了。”薛之谦看他像是醉眼朦胧的,才敢试探试探他。反正喝酒之后什么都不记得。
张伟噗嗤一声,半睁着眼睛努力挑起来看他:“那我可能和你掉一起了。”
薛之谦被这回答吓着了,他过了半会儿才问张伟。“你喜欢我吗?”
张伟挠挠头发一时没说话,嘴巴蠕动着不知干些什么。薛之谦正准备收手时,张伟打出来一个听着很舒爽的嗝。
“我喜欢呀。喜欢的要命了...可是你害怕,我也害怕。”
薛之谦把手垫在屁股底下,托着自己换了个不压尾椎骨的姿势:“怕什么?”他怕对方说出来自己心里那个答案,所以时刻准备着跑路。
张伟正准备说其他的,又被这个问题带回去了。他把自己喝空的一个啤酒瓶包装用没多少的指甲一点一点地抠下来。
“怕你觉得我不喜欢你。”薛之谦等的手脚发麻,听见这话本想夺门而出,却只能等疼过去的几分钟后。
他试着在自己意识还没混沌的时候开导张伟,可他都不理。“我吧,是觉得我们不够互相喜欢,”薛之谦看着张伟把啤酒瓶从左手换到右手,“我们都想从对方的喜欢里获得点什么。”
张伟把晃悠着还剩一个瓶底的酒放下,筷子在薛之谦盘子里比比划划:“没关系!”
“假如我有这么点,”张伟横放着筷子把盘子分成不平均的两份,“我就给你这么点。假如我有这一份这么多,我也就给你这么点。”他冲薛之谦笑了。
薛之谦把酒瓶子重重地顿在桌上。“不是说这个,是说你能做什么...”“能做什么?当然能做..嚯,薛老师你胃口不小。”张伟总是打岔,薛之谦知道他在演戏,他只是不想让自己说出来。
他脑袋里灵光一现地清醒了,张伟不想让他点出不就是对于牺牲的明知和默认吗。薛之谦一口酒郁闷得险些梗在喉里,对方仿佛天生的主导者一样,自己没办法克服他。
后来张伟把薛之谦这时候瞬间的通透叫做“回光返照”。
张伟没看薛之谦,他又叫服务生给他送一瓶酒。薛之谦嘲讽他:“想知道的都知道了还喝?”“还没醉呐,”张伟给他一个眼睛红红的微笑,“是不是被我感动了?”
“你让我打你一下我肯定特感动,”薛之谦胳膊肘放在桌上,上半身撑起来指指啤酒瓶,“就用这瓶子。”
“操你大爷的。”张伟也拧拧身子,支起一条腿侧过来坐。“这服务生是掉厕所了还是怎么着啊。”
他转头看薛之谦:“还聊不?”
“没得聊。”薛之谦差点把盘子打翻。
“那我自己聊。
其实你也看见了,我是一个特别内向的人对吧...别不信,我敢说这辈子坐过我车的除了我,我司机,我爸我妈,就是你。
我真的没体会过几次喜欢人的感觉,也许会有七八九次。能让我喜欢很难的,所以很快就都分了...”张伟自己先憋不住笑。
服务生不合时宜地闯进来,把啤酒搁在桌子上就匆匆又走了。
薛之谦起开瓶盖,在啵的一声中听见张伟又对自己说:“可是你不一样,对吧。”
白雾嘶嘶地从瓶子里漫出来,隔在两个人之间。他从来没觉得桌上的菜这么热过,也没觉得啤酒这么凉过。薛之谦看着张伟被氤氲的烟笼的朦朦胧胧的脸。
张伟跪起来,把上身探的更近点。薛之谦看见雾气附在逐渐真实的张伟的睫毛上。他听见张伟说。
他说。
“薛,你能亲亲我吗?”

评论
热度(30)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