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几个很心水的设定

 是个让孩子求抱养的不称职妈妈【抹泪】

虽然这几个脑洞让我痴迷了好久,但是真要说写的话真是要命....啊 希望有太太不嫌弃..如果没人接手的话,我可能还要带领大家啃自己酸臭的脚皮...

大概就是人物设定和世界观的大概【?】,并且把比较鸡血的剧情自己脑补了一下


AU 年龄差设定。起义头领×亡国之君。

颠簸中张伟紧紧搂着薛之谦的腰,时不时回头看着。看到红炎冲天,他紧抿着嘴没再说话,而是把头转过来,思索再三脑门抵在了薛之谦的背上。

很宽广,浸着寒意。

张伟的嘴挨着薛之谦的衣服,喷着热气喃喃。

“他们会不会以为我会率人来救他们。”

薛之谦脊梁一僵,缓缓道。“会吧。”他不知道张伟指的他们是谁。

后头那人又不说话了,两人又这样沉默了很久。薛之谦只感觉到箍着自己后背的那双手越来越紧,那个人明明是王,可不仅手,胳膊还是身子,甚至整个人都很瘦,硌得慌。

“你别抱这么紧。”薛之谦没忍住出了声。呼吸时的障碍确实令人难受。

张伟起初仍抓得死死的不吭声,过儿一会,闷在薛之谦衣服里说了一句:“我怕我掉下去。”

薛之谦腾出一只手,拍了拍自己腰上交叠相扣的已经指节泛白的手。

“不会的。”

  AU 上帝视角(人物有参考《红楼梦》) 野路子前辈×茶道世家少爷。

康熙年间会仙楼。

一包头巾打扮的说书人,以箸击碗,以掌击台。

旁边围着的人不计其数。那说书人睁开眼睛,小二给递了茶碗。他饮一口便横眉竖眼地咧起嘴,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今天的故事说来话长……”

 

却说之前,一公子姓薛,双名之谦。自幼丧母,父亲一手给拉扯大,受过几天西洋学,到底是成绩不怎么样,就又回了老家,因那时茶学风靡,就开始静下心来潜心琢磨做茶的事,也算小有成就,安排了一处府邸,暂且不提。

话说在薛之谦回家之前,也有一年轻人正大展拳脚。此人姓张,单讳一个伟字,芸芸众生中这名字并不打眼,他偏在名头前加个大字。自幼北京长大,因家附近有玩得来伙伴,便也在前辈教导下研究茶。年纪虽小,研究的却是小众的茶,也颇有门道,在北京混的风生水起。可毕竟这茶受众窄,没几人愿意研究,看的都是肤浅的表面——渐渐的也不做了,开始研究大众茶。

AU 第三人称双视角 盗窃团伙头头×小区安保

薛之谦是个值夜班的保安。

有一天早上四点,他在小区门卫室,拄着对讲机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看见对面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人抱着一大兜东西从对面超市走出来。一堆花花绿绿站定到大门前,弯腰要找门卡,然后那兜子里的东西就哗啦啦像塑料瀑布一样淌了满地。薛之谦正用迷离的眼神识别着那人蓝绿色的头帘就被吓了一跳。接着那人花栗鼠一样的声音不屈不挠地透过门卫室的玻璃门传进来,非要扰他清梦:“里头那大哥,开下门呗?”

AU 公车恋人设定 个体投资老板×银行员工  (这个就是终于确定走向的《啼笑皆非》...手机坏了,存稿消失啦..)

薛之谦是这公交车的常客了。作为一个国企下抱着铁饭碗的人,他往往分得出心思来忧国忧民忧天下——他起码对自己失眠的毛病是这么解释的。

AU  时间掌控者×记忆障碍者 (暂时起了名叫《一日情》...目前自我感觉良好)

螳螂相残,游鱼噬子,蜉蝣朝生暮死。

人类没时间去揣测其他生物的山盟海誓,也不在乎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和这些露水情人一样狠绝。人与其他动物的爱情的区别(如果硬要说动物的情感中有爱的话)大体上体现在人更享受求偶和交配的过程——并且一再打破常规,把肉体和细胞的结合升华为(如果硬要觉得精神比肉体更高洁的话)精神和思想的结合。因为这种作茧自缚的做法,人类社会出现了忠贞和背德。

作为人类中的一员,张伟就有个爱人,他叫薛之谦。

张伟要爱死了这个人,他每天晚上都要把自己的日记拿出来看一遍,翻到今天的部分,把他爱人的眉眼身影都尽数背诵下来。如同仪式一般,张伟要想着薛之谦入睡,这样在凌晨他记忆刷新的一刹那还能在边缘扯回游离的爱人,然后就能再多记住他一天。

 

这些回忆精准无误地被勾起,张伟侧身在瓷砖的反光上看到自己脖子上重到青紫的吻痕。一切可信的与不可信的都清晰地被证据支持着证明这所有都是事实,张伟却对此毫无感情,这让他自己都匪夷所思。

发生的一切都在叫嚣着告诉他,他的爱人是薛之谦。

可是薛之谦是谁?


评论(7)
热度(23)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