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t, What Plot?

(昊丞)‖桃源深处 3

这两天考试,没写什么东西

前文 2
_
3
你想去哪?范丞丞又用他有点可笑的口音逐字重复了一遍。 
黄明昊混沌一片的脑子在他出声之后逐渐清明过来。他迅速后退几步保持一开始的距离,重新端起了对人的鄙弃,说,你们这职业和牛郎都不是一个性质的,还要喝酒逛街看电影吗?
 范丞丞放慢眨眼的频率。这是他调整情绪的标准动作,而黄明昊突如其来的敌对和不满也被完完整整地接收到。他可以理解别人对于特殊身份的自己居高临下的感觉,但是从来没见过,也可能从来没有这么会直截了当表达厌恶的人。 他放松身体,深呼了一口气就像吐出了什么似的,感觉整个人都轻了很多。
范丞丞开始解释,说出的全是支离破碎的话。去宾馆,你想去哪个,你想去哪。黄明昊看着对方不知是困扰还是紧张的样子,又捡起乐来干干地笑了两声。 真要我选?哥哥,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黄明昊冲着他有点拙劣地挑眉,小孩脆生生的咬字炸响在嘈杂中:你在犯罪哦。
 
听神经接受到信息之后范丞丞突然腿一软。 他的视野瞬间模糊成一片,只剩一个脑袋在眼前晃着。还有刚才那些话,全都被放慢了数倍一直延长,不肯离开脑海。血液开始从四肢一点一点被抽回大脑,知觉也随之消失。他感觉黄明昊捏了捏自己已经冰凉的指尖。
 不如去我家吧,会给你配送费的。 范丞丞的瞳孔骤然收缩。他似乎从刚才那句话里逃离出来了,开始有了正常的反射,心脏开始剧烈地搏动,毛孔渗出汗来。他是不信魔法巫术之类装神弄鬼的东西的人,但那一瞬间的失神显然让他已经辙乱旗靡。
 眼前的人依旧带着一张笑脸,没脱去稚气的五官精致匀称,整个人散发着随和干净的气场。明明是个养眼的场面,就连范丞丞现在也觉得这景象不错。他鬼使神差地轻轻反握住那只攀在他手背上的手,然后把剩余的力气全部用在眼睛上,死死盯着黄明昊的嘴。 
小孩的面部表情仍然柔和又温顺。 

是恶魔在说话。 

 好。范丞丞的后背离开吧台,他用手拽了拽刚才一系列动作中褶皱的后襟,站直了说。走吧。黄明昊心里涌着的是滔天的喜悦和成就感,他全然没想到被自己低估的对方对他的忌惮如此深重。
范丞丞的手就自然地搭在黄明昊手上,先一步拉着他欠身走出门去。 
天气已近六月,去年的这时候早已热的不成样子;今年的夏天在大旱之后突然有了人情,这几天阴雨不断,时常淅淅沥沥地兜下几滴。 风吹着夺人身上热气,黄明昊闻到范丞丞身上随风飘散的浓郁的香味。和酒吧里那种让人晕眩的味道不同,说不出是什么香水,但躁动着随风把人鼻腔灌满,噎住咽喉连话都说不出。
时间临近深夜,城市不见消沉。路上行车来来往往不做停留,潮湿的路面沙沙地被碾过,积水在灯光下亮了又暗,暗了又亮。 只有他们的影子停在原地被月亮拉长。 范丞丞伸手打了辆车。车子闪着灯靠近,把道边的水洼揉出褶皱。
背后昏暗的灯光渐渐远离他们。黄明昊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范丞丞坐在后面,低下头,脑袋抵在椅背上随车子的跳动而颤抖。 在外人面前,黄明昊大气、冷静而富有魅力。他完全不像一个出来寻欢的人,把一切展示得纯粹且真实,操着公事公办的语气给司机指挥道路,甚至像忘记了身后还坐着一个人一样。 
路上未见颠簸,进展平稳又迅速。范丞丞仍然低着头,脸隐在阴影里。他轻轻笑了一下,肌肉飞速地运动很快消去痕迹,谁也没看见他的笑。
 车子开进小区在地下停车场左拐右拐,被黄明昊温柔地指导一番后停在了电梯门口。范丞丞率先跨出车子,额头左蹭右蹭已经靠出了一片红,风里吹着,在冷白的皮肤上异常显眼。黄明昊打开车门慢腾腾地出来,另一只手把钱扔给司机。
 他是习惯性地要出头的那一个,干什么事都要第一个,挑事约架崩坑样样在行。作为这样的人,黄明昊当然具有相当的领导欲和控制欲。范丞丞自然地等黄明昊出来以后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地踩着人的影子慢慢走进电梯。 汽车徐徐开走,撒下一地呛人的烟,不自然的暖意搔在人腿上。范丞丞被燎得弹起来——这是他经常出现的不自然的小动作,在他过于紧张的时候就会不经意地矫情起来,把所有事的反应都扩大。他有个不利条件就是没法带着未成年人去开房,也许是因为不得不去别人家里主动献身才这么焦虑的,范丞丞给自己一个借口压住心底。
电梯门在眼前合拢,还是有一条缝隔在中间透着各楼层的灯光,花花绿绿。 
黄明昊倚在电梯壁上丝毫没有在意安全的顾虑,看着轿厢正中央已经快飘起来的范丞丞,眼中的不屑和轻薄之意更甚。虽然他在某些方面是实打实的第一次,但是思想总是快人一步的成熟。黄明昊脑海中的范丞丞形象已经负面得不能再负面,这不能算他识人不清,而是义务教育中把这种社会乱象一律概念化,把它当成绝对的禁忌以至于这帮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们更加好奇,甚至要以身试法来获取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他显然就是觊觎禁果的新人类中的一份子。

评论(4)
热度(19)
 
© 一只影子W/Powered by LOFTER